当前位置: 主页 > 酒业资讯 >
酒业资讯
推荐内容
热门内容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18670727589
E-mail:xiaoqiping#vip.qq.com
地址: 光大发展大厦南栋29楼(候家塘南车站旁)

途家则索性采取了B2C的线下运营模式

作者/整理:admin 来源:互联网 2018-04-08

  有零售行业创业者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想在这一行创业,只有去巨头们看不上的细分市场,“数据的事绕不开,所以只能打造小领域的小生态,我们有跟BAT谈过,目前保持独立,至于未来(是否接受巨头入股),也不知道。”
 
  对于这一局面,刘兴亮坦言,创业者们根本没得选。“巨头入局,一定程度上,对创业者利大于弊,有了安全筏,但缺乏更多选择,本身不是一件好事。”
 
  OTA派系的各路混战
 
  相比短租平台间较“温和”的过招,OTA这边则显得“血雨腥风”。2015年OTA经历“价格战”,携程将艺龙和去哪网先后纳入旗下。2016年,淘在路上、麦兜旅行、周末去哪玩等多家明星创业公司纷纷停止了自家业务。而更早的时候,旅付通、拒宅网、脚丫旅游网、找好玩、周五旅游网、徒步狗旅行、哪旅游网、果冻旅行、中国好导游、旅途求助、壹游出境网、步旅网等一大波在线旅游创业项目突然死亡。而这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在同程艺龙合并后,“携程系”成员进一步扩大,当OTA江湖将归于平静之时,O2O 生活服务类平台起家的美团于2016年下半年凭借着在低端团购酒店建立的优势强势转入在线预付模式,并进军中高端酒店市场,与传统OTA巨头抢占地盘。当年王兴创业时,感叹BAT的无孔不入。如今的美团,也成为了别人的梦魇,好像天下就没有美团不做的事。
 
  双方竞争算算已经一年有余,一位在海南经营短租公寓的老板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携程和美团有不成文规定,如果同时入驻竞争对手的商家,会收到排名下降的惩罚。记者试着去向双方求证,是否存在类似规定,都被否认。
 
  即便如此,双方的较劲却从未停止过。2017年“五一”期间,美团点评便和携程在数据上面掐了一架,双方都称刷新了市场纪录。近日,美团点评副总裁郭庆在朋友圈转发了《去哪儿网员工美团恶意下单获利45万被刑拘》的文章并予以吐槽。梁建章也曾在文中不点名地批评了美团的多元化思路,指出“中国的企业更应考虑专业化而不是多元化发展,因为中国的市场比美国还大,产业细分程度会超过美国。”他认为中国经济还处于快速发展期,很多行业还处于创新期,这有利于专业公司。而在资本层面,梁建章索性点出关键,“中国的专业公司也不缺少资本支持,多元化公司的资金优势并不明显。”
 
  他认为,“没得选”根本原因,是巨头们掌握了流量,意味着其扼住了独角兽们的咽喉。流量加上资金优势,构成了腾讯、阿里“傲视群雄”的底气。目前,Airbnb由联合创始人Nathan坐镇中国市场,表示在过去的12个月里,通过爱彼迎出境游和入住中国国内房源人次的增长率分别达到了110%和250%。至2020年,将会把中国打造成为爱彼迎全球第一大客源市场。
 
  对于Airbnb,陈驰表示,“并不担心”。Airbnb在初期也确实经历了一阵“水土不服”,一位房东曾在微博发表《曝光一个上戏学生,他用Airbnb毁了我整个家》,引起轩然大波和对短租平台安全性的质疑。为提升房客和住客间的信任感,小猪短租采取了住家翻新房屋,装修,安装智能锁的方式,途家则索性采取了B2C的线下运营模式。目前,三家平台占据着中国短租市场的主要份额。
 
  不过,这场价格战远不如2015年惨烈,美团点评和携程都没有元气大伤,反而开始盈利。财报显示,2015年还是全年亏损的携程,2016年就实现了净利润21亿元人民币,而全年192亿元的总营收中,酒店佣金收入就占据了73亿元,成为利润的主要来源,而这73亿元的佣金收入绝大多数又来自高端酒店这块。
 
  2016年的亚布力夏季高峰会闭幕式上,美团点评CEO王兴透露,除了外卖业务之外,美团点评其他业务在7月份已经实现了整体盈利。目前的美团、飞猪、携程系已基本确立O-TA市场的格局。“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体量远不及千亿市值携程、美团的驴妈妈,多少受到了价格战的影响。截至2017年7月末,驴妈妈母公司景域文化近三年累计亏损已逾15亿元。2017年10月13日,锦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江国际集团)将其持有的景域文化16.1892%股权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挂牌价格9.698亿元。
 
  另一头,高压环境下,依旧有独角兽在不依赖巨头背书情况下成长,今日头条就是样本。截至目前,今日头条尚未接受来自BAT任何一方的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业内普遍认为,头条模式具有偶然性,“不一定可以复制。”笪兴则提出,“这实际上是一个恰当的局面。”
 
  刘兴亮的说法,和独角兽创始人想法基本一致。美团CEO王兴就曾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腾讯是重要股东,也是非常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据王兴披露,美团与腾讯合作,不光是资本、业务层面,也不仅为简单的流量合作。“我们是完全信赖对方的方式,彼此实现数据的实时全量互通,这样对美团给消费者提供好的体验有很大帮助,对腾讯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流量也有很大帮助。在业务的各个层面、各个角度上,我们都跟腾讯有深度的合作。”王兴说。
 
  永辉超市(601933.SH)2017年年报也显示,其去年9月推出永辉生活微信小程序,半年内获新客73万,此外,永辉将在今年推进辉腾2.0全流程拉通落地。在去年末,腾讯宣布入股永辉。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入股,腾讯与阿里路径存在着显著差异。腾讯倾向于“去中心化”路径,特点是低持股、低控制乃至不持股,打造自身生态。阿里则延续一贯的高度控制模式,全资收购饿了么、高德地图、合一集团(优酷土豆)等,均是案例。
 
  对于上述状况,刘兴亮认为,入股模式基于两家巨头的实际运营模式,但从实质上,只要入股,就意味着“站队”,持股比例不是根本问题。“就算持股较少,但巨头生态也具有掌控力。”
 
  他分析,对这样的一个体量的公司来说,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投资几亿美元,占其10-20%的股份都是无法对其实现控制的,而投入的资本以及可能附赠的流量或资源支持反倒会助推其的成长,更不用说为其免去的本该面对的激烈竞争。“对于今日头条来说,张一鸣的股份和控制权,仍然近似于传统意义的大股东。这个时候任何巨头对其进行少数股权投资,都不是一个好主意。”
 
  另一个样本是滴滴,通过种种资本运作,在腾讯、阿里间达到基本平衡,从而掌握了主动权。但业内普遍认为,滴滴的结构,“不太符合两家巨头根本诉求,属于特定时间下的特定结果,也不太能复制。”事实上,“掌握命运主动权”的滴滴,目前,也面临着美团的激烈进攻。
 
  区块链技术或成为以独角兽为代表的新兴企业们摆脱巨头控制的机遇。“区块链区去中心化特性,或能改变创业者对流量的路径依赖,这也是我看到的唯一机会。”刘兴亮说。
 
  刘兴亮的想法存在争议,有区块链从业者告诉记者,区块链本身,还是巨头占先发优势。
 
  在记者采访中,近期,巨头们将继续占据创业生态主导权,成为业内普遍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