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烟草新闻 >
烟草新闻
推荐内容
热门内容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18670727589
E-mail:xiaoqiping#vip.qq.com
地址: 光大发展大厦南栋29楼(候家塘南车站旁)

烟叶种植“后继无人”

作者/整理:admin 来源:互联网 2019-04-01

烟草种植是一种惯性行为,可以说是一种“继承制”事业。玉溪市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进入了烟叶种植和烟草业发展的高峰期。县长和主任家里,也是从父辈一代开始种烟的。他们提到,自己小的时候,村子里已经有大面积的烟草种植了,他们在成人后选择继续种烟。
但是,这种继承式的种植开始有所变化,农户的子女开始跳出土地,选择外出打工。烟草公司员工谈到:“其实现在种烟也很难了,因为好多人出去打工了,而且现在种的好的都是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人,这批人老了就很难办了,年轻人很少种地的。”
石苗村现在在地里劳作的人,大多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甚至还有65岁以上的老年人,年轻人太少太少了。主任有两个孩子,一个已经出嫁到别的村子去了,另一个在读警官学校,“以后也不会回来种田了。”主任说道。
县长说,现在村里大多都是这种情况,家里只有老夫妻在种田,两个人要种十几亩地。年轻的孩子们,有工作也好,没有工作也好,都要出去混几年,都不会回来农村种地了。
在土地流转承包制实施后,“打工潮”甚至吹到了在耕种的农户们那里。与我年纪相仿的晨哥,家里种了十几年烟草了。“以前我也劝我父亲,让他不要种烟了,种点儿别的,或者出去打工,都好。因为我家地少,种下来其实赚不了多少钱。但他总是很顽固的,每年都要坚持种烟。”然而他告诉我,这几年他父亲终于转变了思想,把地承包给别人,自己出去打工了。
提起承包制,县长和主任都很激动。石苗村也有几个老板在做土地承包,大多用来种三七。县长给我算起了这笔账:“人家老板来种三七,让他们承包我们的地,我们又帮他们打点儿小工。承包的钱,加上打工的钱,按平均来算,一天也有80块的收入。一个月最少也是2000块钱。”主任也说,承包可以减轻自己的负担,而且比较稳。自己去盘土地、去种,有些时候万一天年不好,连2000元都挣不到。
土地承包作为一种新的生产方式,可以帮助农户规避种植的风险,同时也带来不菲薄的收入,农户的选择其实是一场博弈,如果种的好、没有受灾,那收入会比承包的费用高。
在农民看来,小小的烟草带他们脱贫致富,过上了好日子。烟草业的变更仍在继续,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情况下,烟农的未来值得我们持续关注。而玉溪是以烟为生的经济社会,它的境遇与烟草业的沉浮息息相关,非烟经济的薄弱也成为了制约玉溪经济增长和转型发展的掣肘。这个西南小城,又将何去何从呢?